永利皇宫下载app送18 > 永利皇宫下载app送18 >

陈利顶:文化景观保护与生态文明建设(组图)

  文化景观的保护成为传统文化保护的重要形式之一,尤其需要对文化内涵和历史演变进行深层次挖掘,从而找到有特色和有意义的文化景观。

  以景观为对象的研究非常广泛,景观的概念包含历史的、地理的、文化的等方面的含义。不同的学科对景观的定义和理解也不同。提起景观,映入人们脑海的意象往往是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东北地区的林海雪原和西北地区茫茫的戈壁自然风光,以及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等人文景致,常常将景观当成风景的同义词,这也是普通大众对景观的理解。“景观”一词最早是地理学界提出的;在地理学研究中,景观可以看成是地球表面各种地理现象的集合体,体现的一个具有一定地理边界和独立功能的地理单元,一般可以分为自然景观和文化景观两大类。自然景观是指完全未受人类活动直接影响或受这种影响的程度非常有限的一种自然综合体,能够体现出地质、地貌、气候、水文、土壤、植被、动物所形成的系统在地表所呈现出的综合面貌。当今,文化景观更为普遍的一个定义则是指居住在其土地上的人类,为满足某种需要,利用自然界所提供的原材料,有意识地在自然景观之上叠加了人类所创造出来的人为要素。文化景观深刻地反映了人类与自然之间相互作用的历程。例如,城市雕塑具有美学享受功能,古代的烽火台可以传递信息,寺庙为宗教活动提供了所需的场所。这些文化景观对人类社会都具有一定的功能意义。文化景观的空间特性则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任何文化景观都占据一定的空间;二是每个文化景观所处的空间位置是相对固定的。每个文化景观都是特定的时代产物,必然带有创造或生产它的那个时代特点,即时代性。

  文化景观主要可以分为三个类别:(1)人类有意设计和建筑的景观;(2)有机进化景观;(3)关联性景观。人类有意设计和建筑的景观包括出于美学原因建造的园林和公园景观,它们经常(但并不总是)与宗教或其他概念性建筑物或建筑群有联系。有机进化景观产生于最初始的一种社会、经济、行政及宗教需要,并通过与周围自然环境的相联系或相适应而发展到目前的形式,具体又可分为残遗物(化石)景观和持续性景观。关联性景观也称复合景观,此类景观的文化意义取决于自然要素与人类宗教、艺术或历史文化的关联性,多为经人工护养的自然胜境。

  “文化景观”这一概念是西方国家针对兼备景观和文化两方面内容的文化遗产类型提出的,我国相比西方而言,文化景观应该具有“中国特色”。在我国长期的历史演变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系列的具有代表性的文化景观。如长期人文影响下形成的历史文化名城、寺庙文化、名胜古迹,可以说是我国文化景观中的典型代表。还有如故宫、长城、兵马俑、西域古城等文化古迹历史悠久、规模宏大、独一无二;丽江古城、苗家山寨等民族文化景观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悠久的传承性和历史感。这些文化景观常被作为旅游资源使用,并且其旅游资源功能被过分强调。目前,文化景观的保护已经得到各级政府和公众的高度认可。

  哈尼梯田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农业文化景观,成为人类与自然和谐融合的典型代表,不仅具有美丽和谐的外貌,且各种各样的生态服务功能。哈尼梯田景观一般由森林、村寨和梯田三个系统组成,在空间上形成林—村寨—农田错落分布的景观格局,便于人们生活的同时又可通过梯田净化生产生活污水、垃圾、粪便,不仅能够提高农田肥力,还能减少环境污染。哈尼梯田文化景观经历千年而不毁,是哈尼族文化与自然环境和谐发展的结果,具有极高的美学和保护价值。然而,随着旅游开发的介入,哈尼梯田文化景观遭到了开发性的破坏,而且速度十分迅猛。当地政府成立了保护管理机构,通过多种措施,促进哈尼梯田生态环境逐年改善。

  黄土窑洞也是我国劳动人民长期以来结合区域自然环境特点,发展起来的适合生产和生活的文化景观。其广泛分布在我国黄土高原地区,包括甘肃东部、宁夏南部、陕西北部、山西南部、河南西部以及河北省的部分地区,是我国独具特色的乡村文化景观。黄土窑洞具有省工省料、节约耕地、保护植被、冬暖夏凉等优点。黄土窑洞一般可分为:明窑(或者称靠山〈崖〉窑)、下沉式窑和箍窑(或者称独立式窑洞)三种类型。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们的价值观、消费观以及生活方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黄土窑洞文化的传承与保护面临困境,各地政府通过发展窑区民俗旅游业、挖掘窑洞使用功能、完善基础设施建设等措施帮助走出困境。

  文化景观作为人文地理学的研究重点,其地位也在日益提高。目前得到了我国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在文化景观保护方面具有以下特点:

  (1)重视稀有性文化景观资源保护,忽视广谱性和传统性文化景观资源的保护。文化景观保护往往重视对重大历史意义文化古迹、国家尺度和具有区域影响的文化景观、具有重要旅游价值的文化景观和残存遗留下来的文化景观的保护。河南周口“平坟运动”一度沸沸扬扬,2012年历时数月而平掉的200余万坟头,在2013年2月被恢复,该事件背后的冲突,实乃文化冲突。如何在保护国家尺度上的文化景观资源的同时,加强对分布广泛的乡村文化景观的保护仍是目前亟待考虑的问题。

  (2)重视文化景观开发利用,对文化景观资源保护重视不够。文化景观的保护成为传统文化保护的重要形式之一,尤其需要对文化内涵和历史演变进行深层次挖掘,从而找到有特色和有意义的文化景观。目前对文化景观的开发利用较为重视,而保护相对欠缺。

  (3)重视国家和政府在保护中的地位和作用,忽视公众的参与。目前文化景观的保护以国家和政府作为主体,常常对具有重要意义的文化景观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和物力,但对于与民生直接相关的文化景观以及分布较为广泛的文化景观尚未引起足够重视。如何通过对文化景观的研究和识别,加强广大民众对文化景观的认知,成为目前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

  (4)文化景观以“后保护性”为主,缺乏前瞻性。我国文化景观保护常常是当资源处于濒危或即将消失的时候,才会引起重视,缺乏对文化景观资源的前瞻性研究与保护。为此,需要从物质文化遗产角度,对全国范围内的文化景观资源进行系统的研究和梳理,制定一个系统、科学的文化景观保护规划。

  生态文明,是指人类遵循人、自然、社会和谐发展这一客观规律而取得的物质与精神成果的总和;是指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和谐共生、良性循环、全面发展、持续繁荣为基本宗旨的文化伦理形态。生态文明具有丰富的内容,具体内涵包括人与自然和谐的文化价值观、生态系统可持续前提下的生产观和满足自身需要又不损害自然的消费观三个方面。树立符合自然生态法则的文化价值需求,体悟自然是人类生命的依托,自然的消亡必然导致人类生命系统的消亡,尊重生命、爱护生命并不是人类对其他生命存在物的施舍,而是人类自身进步的需要,把对自然的爱护提升为一种不同于人类中心主义的宇宙情怀和内在精神信念。遵循生态系统是有限的、有弹性的和不可完全预测的原则,人类的生产劳动要节约和综合利用自然资源,形成生态化的产业体系,使生态产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源泉。物质产品的生产,在原料开采、制造、使用至废弃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对资源和能源的消耗最少、对环境影响最小、再生循环利用率最高。提倡“有限福祉”的生活方式。人们的追求不再是对物质财富的过度享受,而是一种既满足自身需要,又不损害自然,既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损害后代人需要的生活。这种公平和共享的道德,成为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和谐发展的规范。

  从文明形态发展的阶段看,生态文明社会应具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基本特征:(1)在文化价值观上,人们对自然的价值有明确的认识,树立起符合自然生态原则的价值需求、价值规范和价值目标。生态文化、生态意识成为大众文化意识,人们在改造自然的活动中能够树立正确的自然观念,自觉地提高对自然的本质和规律的正确认识。生态道德成为民间道德并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2)在生产方式上,转变高生产、高消费、高污染的工业化生产方式,以生态技术为基础实现社会物质生产的生态化;使生态产业在产业结构中居于主导地位,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源泉。(3)在生活方式上,人们的追求不再是对物质财富的过度享受,而是一种既满足自身需要又不损害自然生态的生活。(4)在社会结构上,表现为生态化渗入到社会结构中,但这只是社会的某些方面而不是整个社会结构发生变化。当人类文明进程发展到从价值观念到生产方式,从科学技术到文化教育,从制度管理到日常行为都在发生深刻变革的时候,就标志着文明形态开始发生转变,目前所处的时代生态文明已初露端倪,需要人类共同努力,才能超越工业文明,指向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相互协调的生态文明。

  文化景观是人类社会在长期历史发展和演变过程中所创造出来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综合。文化具有地域性、历史性、民族性、宗教性等特点,是人们在生存过程中的一种心理需求。设计也是一种文化,是人类文明高容量的载体,是人类特有的高尚生活。设计是对人类生存观念、生活观念、生活方式的设计。无论是自然景观还是文化景观,都在于感发心情和契合心情而得到的一种美的享受。文化对景观的挖掘、渲染的使命在于唤醒人们内心深处能体验和创造的东西,它使人们能在赏心悦目的游览中来去自如地想象,体验万物的和谐和静穆。

  文化设计与景观融合是通过人文景观设计来达到区域尺度上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和谐,从形态、结构、功能、文化和美学等方面实现景观资源优化利用。根据景观融合程度可以划分为结构(形态)融合、功能融合和意景融合。

  结构融合是景观融合过程的初级阶段,也可以称为适应融合过程。人们在考虑如何适应自然环境系统的同时,不得不考虑人们自身的物质需求,从而将人工景观改造成适应区域环境背景的文化景观。这种景观融合过程一般是朴素的景观融合过程,在突出了某一方面功能同时,往往会对其他一些景观功能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我国独具特色的传统古聚落,如云南少数民族的吊脚楼、西北黄土高原地区的窑洞等,属于典型意义上的结构融合过程。

  功能融合是在人类对自然认识的过程中逐渐发展起来的,是景观融合的中级阶段。景观功能融合就是要求在开展景观设计时,不仅要考虑人工景观与周边景观在外貌形态上的和谐,同时也需要从功能上考虑不同景观单元之间的协调与共生。农田水利属于乡村景观中与农业生产相关的景观,根据农田水利工程的不同功能与属性来确定农田水利景观的景观单元,分为取水枢纽景观、灌溉景观、雨水集蓄景观、井灌井排景观、田间排水景观、排水沟道景观、水工建筑景观、不同地域景观等8个景观单元,在充分结合自然环境背景的前提下,不同景观单元之间功能互补,合理的景观布局同时还可满足人类对生态服务功能的需求。

  意境融合是景观融合过程的最高形式,也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出现的高层次的景观与文化的融合。它与景观功能融合过程的差异主要体现在:意景融合过程不仅具有景观功能融合的物质形态,同时也十分重视景观融合过程中的精神和文化内涵。通过景观的融合不仅给人们提供一个享受自然乐趣的场所,同时也给人们提供一个回顾历史和品味文化的场景,给人们提供更多的想象发挥空间。美是社会活动的产物,欣赏南方传统聚落景观,更多的是欣赏她的诗画般的意境。清代诗人曹文植,通过《西递》表达了对皖南西递村独到的感知:“青山云外深,白屋烟中出;双涧左右环,群木高下密。曲径弯如弓,连墙若比栉;自入桃源来,墟落此第一。”通过景观的融合不仅给人们提供一个享受自然乐趣的场所,同时也给人们提供一个回顾历史和品味文化的场景,给人们提供更多的想象发挥空间。

  从哲学视角看,生态文化是兼顾自然之本体基础地位与人之世界价值中心地位,且与生态文明相适应的一种文化形态,而物质文化则是生态文化的物质层面,是生态文化的外在表现。物质文化景观传承了人类长期形成的优良的文化意识形态,因此保护自然与文化长期融合过程中形成的文化景观对于保护文化多样性和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目前在城市生态系统建设中所提倡的“场所意识”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对生态文明的演绎,“场所意识”与人的具体的生存环境以及其感受息息相关。在城市生态文明建设中,“场所”并非通常意义上的孤立空间,而是通过因缘整体性获得自身统一的处所,它具有空间、时间与情感三个维度。城市场所在空间维度上要强调城市街道、城市节点和城市区域的生态组合,注重空间序列的连续性、意义蕴含和节奏感;城市场所在时间维度上要注重城市建筑景观的保护与民俗风情的延续;城市场所在情感维度上要给居民以“家园”之感,同时还要丰富城市生活,满足城市居民的情感需求。现代的城市广场与社区建设,就是一种强化“场所意识”的表现。

  文化景观是人类与自然的共同作品,但是,一些独具特色的文化生态和文化形态正在受到形式化保护和商业化利用的威胁,面对人为景观中的文化流失、文化演替、文化发展问题,需要从伦理学的角度去审视事物。在景观设计中,关注传统文化,通过设计手段使传统文化在保留文化特征的前提下,通过民俗风情、建筑形态的适当调整来实现对文化的发展和保护。在人为景观设计时,必须重视景观所在地区的文化背景、宗教特色,充分尊重当地的文化宗教特色,寻找适合当地文化和宗教特色的景观要素,同时在自然和谐的基础上,通过人类的改造,提高景观的文化品味和历史内涵。景观是自然演替过程、文化沉淀过程、文明形成过程和人类发展过程的集中体现。景观改造与设计将在很大程度上承继着人类文明的延续。作为人类文明发展的最高形式,生态文明建设为景观设计提供了一种新的理念和发展方向,景观设计也为文化继承和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一种手段。

  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文化景观是传承生态文明的一种重要载体,是对生态文明的一种演绎。面对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严峻形势,必须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根据我国文化景观保护的现状及出现的问题,提出以下三个方面的建议:(1)针对我国文化景观的现状和特点,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文化景观资源普查与分类定级评价;(2)加强对乡村文化景观的识别与保护,尤其是对于一些具有传承文化功能的乡村景观要加强保护;(3)从公众参与角度,制定文化景观保护的公众参与机制和保护对策。

上一篇:在黄山邂逅一夏清凉 下一篇:没有了